电子书包:踽踽独行20年
2019-01-24 17:39 电子书包 汉王 优学派

电子书包:踽踽独行20年

小学生李明曾在作文本上写道:如果书包里所有的书都能浓缩进一本里,而且我还能用这本“魔法书”浏览图片、听音乐和看视频,只需小小一本,就可以不用每天都背大大的书包上学了,那该有多好呀。其实,李明的愿望很早就成真了。

作者|小雨嘻嘻  来源|黑板洞察(heibandongcha) 

01

横空出世

1999年,电子书包在新加坡横空出世,次年,“电子书包”这一概念在中国被提出,北京伯通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绿色电子书包”即由教育部电教办专家认证通过。(北京伯通科技有限公司当前经营状态显示吊销)

这款“绿色电子书包”重量约800多克,外观像一个放大的掌上电脑,可存储3000多万汉字,能容纳从小学到初中的全部教科书内容。

伯通科技董事长潘壮介绍道,电子书包可以登陆伯通教育服务平台,和全国最知名的50所中小学进行经验交流,学生之间可以就学习方法、技巧、如何合理安排时间等问题进行切磋。

上海黄浦区教育信息中心一名姓奚的主任针对电子书包项目发言道:“不能简单地将电子书包和把书装在电脑里等同起来。电子书包不仅能减轻学生肩膀上的负担,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现代化的学习工具,电子书包能把学生从“灌输式”的教学方式中解放出来。”

可想而知,在没有智能手机,就连台式电脑都很稀罕的新世纪初年,电子书包这一宛如从科幻小说中走出来的科技产品给人们带来了多大的冲击,人们不仅期待着电子书包给教育领域带来巨大变革,还期待着电子书包开辟新的财富战场,带来丰厚的利润回报,甚至有人在杂志上撰文称:电子书包将造就新的亿万富翁。

微信图片_20190122172946

2019-01-24,辽宁出版集团会盟台湾碧悠电子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清华液晶技术工程研究中心,在辽宁友谊宾馆举行“电子书包联盟签约仪式”,试图共同打造一条完整的电子书包产业链。

但就在这时,电子书包却倏然进入冷却期,一直到2008年,六年之间几乎无人问津。

可以理解,在20年前的中国,科技不够发达,网络连接不够普遍,高昂的电子书包也非普通家庭可以承受,昙花一现,实属大环境下的必然结果。

02

电子书包热

2008年,随着因特尔《“一对一”数字化学习应用研究项目》的成立,冷却的电子书包被激活。

紧接着,2019-01-24,在北京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上,英特尔公司和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推出了一款汉王电子书包,型号为HCQ890

同年6月9日,联想集团与教育部中央电化教育馆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称双方将通过合作设计“电子书包”等具有创新性的教育信息化应用解决方案,来共同推动基础教育信息化进程。

7月8日下午,在第三届全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广东省出版集团数字出版有限公司、北京人教希望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广州金蟾软件研发中心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电子书包”启动仪式。

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表示,目前中国在校学生超过3.2亿人,每学年课本与作业本达到360亿册,这个市场总价值超过1000亿元。对比现有的数字出版市场,我们会看到电子书包有巨大的市场和发展空间,是数字出版的下一个“蓝海”。

“让更多的孩子背起电子书包,学富不需五车”,时任中国联通研究院副院长童晓渝如此描绘着未来。

微信图片_20190122173043

图为汉王电子书包HCQ890

此后的几年间,电子书包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各大公司纷纷推出自己的电子书包产品。

2010年,一家名为盈动锐智的公司也顺势推出了一款电子书包,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产品定价高达6999元。

微信图片_20190122173108

图为电子书包产品一览

“我们是一家教育信息化服务商,致力于信息化技术、教育信息化服务平台、教育信息化资源及移动学习产品四个主要领域的创新研发。我们集中了一个研发电子书包的专家团队,因为专业,所以产品质量有保证。” 盈动锐智(北京)国际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说。

可惜的是,这家豪言壮志的公司,和10年前第一个在中国推行电子书包的北京伯通科技一样,当前的营业状态都显示吊销。

03

汉王的决心

2010年,在风起云涌的电纸书市场,汉王风光无限,《福布斯》中文在上海颁发2011中国潜力企业榜,汉王科技作为数字出版行业的领先者,荣登该榜37强,是上榜的唯一一家电子书生产企业。

与此同时,汉王再接再厉,将之前与英特尔联合生产的HCQ890电子书包推进了校园,电子书包项目率先在上海虹桥区启动。

面对大家对于电子书包进校园的种种好奇与疑问,在一次汉王媒体见面会上,汉王科技副总裁暨电子书包项目负责人王邦江向大家详解了这些疑问。

王邦江分析当下环境,认为目前政府对于教育十分重视,“现在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关注度是越来越大,特别是两会期间,中央也一再强调教育是立国之本,加大教育的投入,特别是解决教育资源公平化的问题。所以在十二五规划里面,教育的投入从原来的GDP的2%多现在提高到4%。”

“上海五年之内普及推广,虹口今年是首先一个试点,国家政府在试点教育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所以它一般都是先试后推,如果试点的过程中出现问题,或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可能推广的进度比较慢一点,反之亦然。”王邦江对与电子书包的推行,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自信。

当时,在汉王主营电纸书的王邦江认为,无纸化教育行业解决方案的研发,已是大势所趋。汉王董事长刘迎建也表示,随着电子墨水技术的成熟和成本下降,推广电子课本与电子书包的时机日趋成熟。在此契机下,在部分程度上由政府埋单的电子书包将成为一片新的蓝海。

汉王高级副总裁张立清预言道,就像10年前大家很难想到大城市中的中学生,几乎一人一部手机一样;10年内电子书包将成为城市中小学生的标配学习工具。

十年后的现在,电子书包并没有成为城市中小学生的标配工具,在一些欠发达地区甚至是中部普通城市的孩子,对于“电子书包”这一名词仍是闻所未闻。

十年后的现在,汉王当初的豪言壮志还回荡在耳边,然而在它当前的官方商城上,早已不见电子书包的踪迹。

微信图片_20190122173225

04

板板有眼,风光无限

讲到这里,还有一家不得不提到的公司:诺亚舟,不同于汉王,诺亚舟对电子书包产品的执念更深。

诺亚舟创建于1999年,前身是一家教育电子产品、软件、教育资源和内容服务的开发和销售商。2007年登陆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2009年品牌开始从电子教育产品提供商向教育服务商的转型,2014年由摩根士丹利主导重组从纽交所黯然退市。

就在诺亚舟与其传统电子产品划清界限的2011年,诺亚舟推出了他的系列王牌产品——诺亚舟优学派。

优学派的官方网站上这样介绍:“作为教育电子行业先行者,诺亚舟依托十余年来在教育和科技方面积累的雄厚实力,于2011年率先把握住“教育+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发展脉搏,将旗下产品线升级优化,重磅推出“优学派”品牌,引领教育电子行业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使曾经的诺亚舟转型为现在的优学派。”可以这样理解,优学派就是诺亚舟转型之路上的关键一招。

2013年10月,一场名为《诺亚舟互动学习系统环境构建及其教学创新应用模式研究》的研讨会,在沈阳市和平区望湖路小学召开,会上展示了诺亚舟优学派凌云电子书包。

望湖路小学校长高峰当场做对:“黑板,白板,平板,板板有眼”,“电线,网线,无线,风光无限”,横批“凌云电子书包”。高峰校长对这一产品的赞赏之情洋溢在对联的字里行间。

时至今日,诺亚舟还在持续不断更新优学派系列产品,在优学派官方网站的产品展示上,形象代言人关晓彤喊着口号:课后辅导不用愁,快用学霸小助手。据统计诺亚舟优学派目前在售的可用于入校当作电子书包的产品共有30款。

微信图片_20190122173253

汉王与优学派实际上代表了两种电子书包的形态,优学派产品均采用电子屏,而汉王则主打其擅长的墨水屏技术。相比墨水屏,电子屏在课件展示、视频播放等方面有着巨大优势,而墨水屏的优点在于相比电子屏,墨水屏能较好的保护学生视力。从现阶段看,在电子书包进校这一场景下,优学派坚持到了现在,而汉王的黯然退场也暗示了电子屏取得了现阶段的胜利。

05

政策加持,箭在弦上

电子书包热在一定程度上还依赖于政府的青睐,20年间支持电子书包发展的政策接连不断。

2019-01-24新民晚报报道:上海市教委领导回应市政协委员提案时透露,上海将在5年内在全市推广电子课本。

2010年底,《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指出,要加快教育信息化进程。

接着,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把电子书包研发列为六项新闻出版科技创新工程之一。

2019-01-24教育部设立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电子书标准工作组、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电子课本与电子书包标准专题组。

2011年,陕西省教育厅发布《关于试点“电子书包”项目的通知》,通知中提到, 应用电子书包能够有效创新教学模式,突出基于问题的学习、差异化学习、自主性学习与合作探究学习,适应课程改革发展需要。电子书包可有效整合部分教材、教辅等资源,可大幅减轻书包重量,有利于学生身心健康发展,也符合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理念。

在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的“政府采购”一栏下,仅2018年一年,有关电子书包的采购、招标公告就多达69条,平均每5天就有一条有关电子书包的政府采购公告发布。

可以理解,政府一直希望能够优化当前的基础教育方式,为此不断下达政策并拨发款项支持发展,有关“减负”的呼声二十年间从未断绝,在教育部官方网站上搜索关键词“减负”,可以得到有关结果845条。

06

“中国教育的第几件新衣”

回溯电子书包历史中的各方言论,一位外行人士的演说颇有“旁观者清”的意味。

2010年,自助旅游网站远方网主编陈长春在一次名为《电脑报数字出版研讨会暨作者大会》上发表了“电子书包,中国教育第几件新衣”主题演讲,陈长春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电子书包发展中存在的些许问题:是减负还是增负的问题、学生视力问题、无纸化究竟是否环保的问题以及电子书包的价格问题。

陈长春说:“电子书包的优势无非就是软件方面的优势,是软件方面的优势任何一个电脑都可以代替,我们大胆构想一下我们可以把校园信息化的电脑跟家庭的电脑分离开来,就像大家把家庭电脑和工作电脑安全分离一样,可以做到这一点为什么要让小孩子背着笔记本电脑跑来跑去呢?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电脑书包的概念本来就漏洞百出的。”

陈长春还将电子书包热比作自欺欺人的皇帝新衣,“这个概念大概提出了9年左右,我们现在又拿出来翻炒,翻炒的这些人用意在哪里?”

“教育的新衣”这一比喻颇有趣味,陈长春指出的问题也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产品供应商、校方负责人等利益关系者并非不懂,换角度想他们就如同假装看得见皇帝新衣的附庸,心底各有算盘。

07

抗议的家长

电子书包的推行之路中,并没有做好家长的工作。

2013年,深圳60多名家长联合抗议,要求停止推行电子书包,并发表近四千字的请求信。信中认为,电子书包的出现是产业推动的结果,家长称,“使用电子书包进行课堂对话简直多此一举。”另外,家长们还指出电子书包对孩子是身体和心理都存在着明显的危害。家长认为,“不改变教育体制的情况下推行电子书包将是一场灾难。”

家长陈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厂商堂而皇之地称有数据显示电子书包取代传统书包,至少有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对于厂商此举,广大家长感到极度震惊和愤怒。

供应商们在提到产品盈利前景时踌躇满志的样子激怒了家长,家长们认为,在电子书包是否适合推广都没有经过确切论证及获得广泛民众认同的情况下,居然就开始计算市场规模,讨论利益分配。

“这种以产业绑架教育,教育沦为产业附庸的做法,是突破社会容忍底线的,深圳的家长绝不会答应!”家长们愤愤地说道。

事实上,由于电子书包的价格问题、对学生的视力危害问题,以及电子书包是否会使学生不专心于学习等等,家长们对这一产品的推行一直持有怀疑态度。

无独有偶,2015年,有网友在论坛上晒出了宁波市下辖的象山县丹城第二中学的“告2015届初一新生家长书”,告家长书上说,学校将开设平板电脑实验班,本着自愿的原则购买,并根据购买情况重新分班,收费标准为:平板电脑2800元左右,流量费为365元/年。家长不满道:“说白了,就是变着花样向学生要钱。”

变相逼家长购买的情况还发生在杭州。据悉,杭州市多个学校都在推行电子书包,在2018年秋季学期开学前,一份《“电子书包”告家长书》引起了家长们的沸议,这份通知要求家长出资为学生购买电子书包供日常教学使用,暗示若不购买,学生将可能落下学习进度。

对此,家长不解道:“学校开展新式教育,应该理解,但是想不通的是,一个电子书包要家长掏3000多块钱,这是革新还是变相收费呢?”

08

电子书包还有戏吗

回顾电子书包这跌跌撞撞的20年,电子书包未来的推行无疑是道阻且长,需要软件硬件的适宜,政策的支持,以及老师、学生、家长三方的满意。电子书包推行的初心也必定要从教育百年大计的角度出发,而不是把基础教育置于资本的餐盘上使之被瓜分。

首先,必要的网络环境以及发达的软硬件设施是电子书包走进校园的首要条件。当前的网络环境相较20年前、10年前都着翻天覆地的改变,5G网络的运行也许能为电子书包在校园内的推广提供网络前提。

其次,家长倒不必过于忧心学生视力问题,毕竟在信息时代的今天,即使课堂上不使用小屏电子书包教学,当前大屏课件展示也已是常态,身处信息的海洋中,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到从电子屏前脱离的。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家长反而应该做好孩子的引导工作,引导他们在信息时代合理利用各种资源,适应新时代的生活与学习方式,而不是一味地排斥网络、排斥媒介技术。

此外,对于老师来说,积极转变心态,积极接受新的教学方法,不断掌握符合时宜的教学工具,作为学生在接受基础教育阶段的领路人,新时期的洪流下老师更应该做好本职工作,转变心态,顺势而为,而非固步自封。

不同的年级、不同的学科对于电子书包的需求度也不同,对学校的启示还有在电子书包的推行中要灵活制定标准,不要一刀切式标准化推行,要依据学科特点,尊重老师个人教学习惯。

不管怎样,我们都需明确的一点是,电子书包作为一项科技产品,终究只是对教育教学起辅助作用的,其本身并没有好坏优劣之分。想要改善教育现状,想要减轻学生负担,希望提升素质教育,种种希冀绝不是引进一项或者几项新产品就能实现的,无彻底反思就无真正改变,电子书包推行不动的背后、减负迟迟难以实现的背后,是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体制弊端。

小雨嘻嘻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